Saturday, June 7, 2014

20140604 「路過天安門,人人坦克人」晚會 顧立雄 逐字稿




大家好。今天在自由廣場紀念六四人是不少,但我個人會覺得還是不夠多,還是不夠多。二十五年之後再來紀念六四,我們的感受其實會更不一樣。在1989年的時候,我才只有三十歲,我剛從美國念書回來。那個時候,蔣經國剛過世,1988年的時候。87年解除戒嚴,在89年發生這樣的一個事件,台灣也正開始了跟中國不一樣的道路。

台灣因為社會改革力量的一個狀況,很多人都投入了社會改革運動。台灣的民主化也在這個過程當中,逐漸逐漸地一步步走向前。那個時候我們來看六四,似乎是隔著電視的一個視窗,看著一個遙遠的國度,發生著一件讓我們沒有辦法接受的事情。但是,我們跟它的感覺並不是那麼的近。而香港,對紀念六四,從那個時候以來,一直比我們熱衷。但是漸漸地漸漸地,隨著中國的經濟力量的崛起,我們似乎開始真的感受到,1989年在天安門發生的那一個事件,距離我們台灣似乎並不見得比我們想像的那麼遙遠。而更多的時候,我們似乎感覺,那樣的場景,是不是有一天也可能在我們這邊重現?我們似乎感覺到,我們跟那樣子的一個情境,似乎讓我們覺得,有越來越讓我們擔心的那一種,從原來有的距離,產生了一種接近的恐懼。

所以,平反六四,不只是在平反那樣的一件事情,也不是只是在平反1989年那個時候,在中國所發生的那一個事件,也不只是單純地在就中國的民主,或者就那一次所發生的鎮壓,在做一個事實的平反這樣子單純而已。某種程度,平反六四這是代表著台灣對於自己生活方式的堅持,台灣對於自己的民主體制的享有的堅持。而我們對於這樣的生活方式的堅持,我們對於我們這樣民主體制的堅持,是要透過中國對於六四的平反,是要透過中國民主的進程,是要透過中國對於政治改革的啟動,是要透過中國對於人權法治的改造,所有所有的這樣的一切,才反應到我們對於我們自己的生活的保有,一個永遠永遠的保有的安心。

所以平反六四,平反六四並不是在為當時參與的那些學運份子平反而已。平反六四正是在對我們台灣的未來的確保,堅持的展現。我們一定要跟所有的人一起來努力,來讓我們現在所享有的一切,透過讓每一個世代的人,不管他是出生在六四的1989年之前,或者是出生在六四發生的1989年之後,我們都要讓他們永永遠遠地記得,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一個事件。而那樣的一個事件,正是反應著一個獨裁的政權,它對於它國家暴力的行使的永不猶豫,決不猶豫。對這樣的毫不猶豫,是基於他們是一個獨裁政權的本質。而台灣雖然已經擁有了這樣子一個二、三十年的民主,但是,國家暴力的陰影是不是會回來?當一個政權,他的正當性受到人家質疑的時候,當人民對於這個政權的正當性產生質疑的時候,當人民就他的訴求不斷地走上街頭的時候,國家暴力的陰影就始終會出現。國家暴力的陰影就始終會籠罩在台灣的上空,那我們對這個要始終有所警惕,要始終有所警惕。

明天,學運律師團要跟學運的一些同學,要召開一個記者會,我們主要的訴求就是在於,在 324行政院的那一場佔領行動,有很多的人受傷。而警察依循著這些受傷的記錄,向醫院、向消防局去索取這些受傷的資料。而他們索取這些受傷的資料,目的並不是在偵辦警察,是用這個國家的暴力對於這些人所造成的傷害,要來追究這些警察的責任;他反過來地是要運用這些資料來去作實所有的這些人都曾經在佔領行政院的那一場行動中參與了。因此,我們對於這樣子的一種,濫用他就醫的資料來做為,本來是受到國家暴力傷害的一個事實,反過來,完全沒有去追究這樣個國家暴力,反而過來是去追究這些學生,這些參與的人,他們攻佔行政院的一個責任。像這樣子的一種對於他們既有,他們所擁有的權力的一個濫用,正是讓我們感到憂心的地方。我們民主的果實真的能夠永遠的保有嗎,真的能夠永遠的保有嗎?

如果我們不站出來,如果我們不對這個國家暴力的陰影始終保有一份警覺,我們對於六四的平反隨著時間的消逝假設也漸漸地淡去,那麼,中國的那一種陰影也總有一天會籠罩在台灣的上空,這正是我們感到憂心的地方。所以我在這裡,我們再次的呼籲,大家都要隨時地保有那一份警惕,大家隨時都要勇敢地站出來。大家永遠不能忘記六四,大家也不能夠去忽視,民主事實上不一定會讓我們永遠地保留,讓我們保有,讓我們享受。如果我們都放棄站出來,如果我們都選擇沉默,如果我們都選擇遺忘的話,那確實有可能,我們的民主有可能在有一天會毀於一旦。那我在這邊感謝各位,能夠站在這裡來紀念六四,來呼籲平反六四。那也讓我們大家一起來珍惜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民主,謝謝各位。

感謝作者davidash授權

更多逐字稿:2014 逐字稿搜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