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8, 2014

20140516 「民主講堂」輔大場 王丹: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民主



就不跟大家客氣了,請問今天在座的各位有誰去過立法院 ?
哇,好多的暴徒啊,我們不是一個守法的國家嗎 ? 這麼多暴徒啊

我覺得太陽花學運就變成學運的話就是失敗,所以我們現在應該討論的是太陽花學運後。
我個人是認為在結束之後,會對台灣造成很大的影響。

那這次學運我認為有四個深遠的意義

  1. 我覺得這次太陽花學運把台灣民主帶到一個深化的現象。這次主要是對代議制度的不滿,他們是否能真正代表民意? 如果真的能代表,今天大家不會這麼不滿。但其實我們現在越來越看到,民主越來越有問題。今天最主要這樣詮釋民主的發展,如果只有代議制度,這樣會有問題。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代議制度,而是它有其問題。原本我們的民主有四個角,立法司法行政監察,應該互相監督,後來發現其實有官官相護的現象,他們無法互相監督,所以我們希望有第四權,就是媒體,但結果後來出現一個會叫的媒體。最近我在想,或許我們該有第五權,這不是孫中山的五權,那個非常假掰。

    太陽花給我們的啟示,就是台灣需要一個新的政治力量,跟司法立法行政並列第五權,他就叫做公民權。我們都知道每個權有其固定,媒體也是一個固定型態。所以我們現在要找一個流動的東西,它永遠不凝固靜止,這就是公民運動。因為它是一直流動的,所以不容易變成腐敗的東西,它對領袖的淘汰也是更快,它不會以一個政權的方式存在。

    所以這次學運對台灣是一個很大的突破,那現在我們要考慮的是,第五權要以什麼型態出現。如果你再組政黨,你也需要思考它是什麼東西?我想,把這東西做好的也會對其他國家產生很多啟發。我今天講的題目就是我們台灣需要什麼樣的民主,讓他們受到制衡。
  2. 我認為台灣的社會也到了該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時候,本來是亞洲四小龍,這是過去西方講的發展模式,代表就是GDP,以國家收入多不多,以種種經濟來衡量國家,這也是中國模式。但我們都知道人類社會到了一個階段,我們 要思考到底是不是重新選擇? 當人民的幸福跟經濟產生衝突時,我們要怎麼辦? 這是台灣人必須面對的選擇。2008年時,台灣其實做了一次選擇,當小英要選舉時,王雪紅郭台銘站出來,認為經濟可能會遲緩,大家都知道蔡英文的黨可能比較代表台灣本土,但台灣後來選擇了經濟。大家也知道,澎湖曾經有一個議題關於要不要開放賭場,而那次大家公投選擇不開賭場,那是一次縮影。這次太陽花學運反服貿,代表的也是許多人的選擇,我們願意經濟發展少一點,不用天天吃肯德基,偶爾滷肉飯也可以,我們想要更多的選擇。
  3. 另外這次學運的衝擊對中國非常大,當然人民都以為是民進黨在鬧事,而只有國台辦知道。所以我把他總結成原來共產黨以為把民進黨搞定,就把台灣搞定。對於共產黨來說,最近有一個72歲的記者高瑜被逮捕,因為他洩漏祕密的議題,就是有七不講,其中一個就教公民社會。這次對太陽花學運背後來講,就是公民社會的成長。共產黨可能認識很多人,但他們不認識林飛帆,陳為廷。但怎麼可能認識?想認識也要先過老師這關。他們必須面對台灣政治動員的力量,背後的公民力量。

    同時,學運也對現在的政治產生衝擊,對台灣產生很大衝擊,但我認為國民黨會慢慢跟社會、年輕世代脫節。所以他不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可能會被歷史慢慢淘汰,那我們就讓他們安樂死。但民進黨也沒有多好,他們這次像空氣一樣。那台灣未來的政治力量是什麼?我認為這非常重要。未來台灣的政局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藍綠對立終於要成為歷史,政治格局將發生變化。剛剛誰穿那個黑色衣服,沒錯,剩下來就是你們的事了。我們過去以為政治只能靠政黨,但現在不用了。我們不一定要走回老路上,這要靠各位了。
  4. 接下來還有民主跟法治的關係。各位之所以被稱為暴徒,就是因為你們佔領了立法院。不要說我,我很多自由派的大陸教授也不能理解。他們傳電子郵件問我說這樣好嗎?我只能回答:好啊!!他們覺得要是佔領,佔天安門就好;如果足夠的民主,不需要佔領立法院啊!?

    首先,我們必須要很清楚,法制不是法治。不要聽不懂我在說什麼,一個是制度的制,一個是治理的治。這是層次差很多的東西,真正的基礎是治理的治。我覺得有時候他們是會有衝突的,當這個衝突時,我們要怎麼辦?如果法治是民主的基礎,但很多法律對民主發展產生很多限制。

    我給各位建議,從這次分歧中,我們必須明白那些制度背後的價值,大家不要忽視去建立那些價值;那些事會產生衝突的,雖然他們都是好的。比如說效率和民主都是好的啊,我覺得這才是對我們最重要的考驗。做為一個好公民,我們要有素養,知道兩者衝突,我們要選擇什麼,所以最難的是做選擇。我們要在兩個好的選擇中做選擇,把這些價值做一個表格,按優先順序,先保哪個後保哪個。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憲法的言論自由是至高無上的,就是因為他們認為什麼安全啊都沒有高於言論自由,他們知道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什麼個人安危,所以當一些事情侵害到社會,他們會以言論自由為依歸。所以在排序的過程中,即使是法治,民主也要排在法治的前面。當然,雖然他是民主的基礎,但當它影響到民主,我們必須去改正他。我舉美國一個例子,私擁槍枝,因此發生校園屠殺案;但他們都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為什麼?

    因為人民知道那支槍是他們最後的民主,只要我能守住自己的房門,那是我對抗政府最後的東西。

    美國人必須去選擇,即使有校園槍枝案,他們寧願付出那些代價,去留下最後的東西,那才是智慧。要對抗強權,這個太容易了,只要你去對抗,你永遠在一個英雄的位子。難就難在,你要放棄一些東西。大家都說我們擾亂社會秩序,這根本是昏話。這個時候我們就要向社會說服說,為了更好的民主發展,我們必須犧牲一些秩序,去為了找出社會更好的方法。

    而之後呢? 能做些什麼? 社運本身就是一個衝撞,有人說昏話的話,把他刪除就好不要理他。但我們不能永遠衝擊,所以接下來太陽花開以後,更重要的是要從價值觀方面入手。



從一個民主角度來看,我們更需要文化的基礎。

從美國來看,生活方式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民主,接下來的同志平權能不能過,是民主很重要的指標。若我們爭取的民主,只是爭取到自己,不管弱勢,那這樣的民主又怎們是民主?

所以我覺得相對這樣的人來說,這樣的民主是他們的民主,是非常弱的民主。有些人就是要選擇各自的生活方式,如果我們能經由同志人權的突破,建立新的價值觀,那這樣就是我們互相尊重的方式。

大家不知道有沒有看過我寫的文章,請用邏輯說服我。我盜用了龍部長的一句話,我們常用結果去定論,我相信很多人都覺得中國搞民主就亂了,但沒有人說為什麼?所以大家要去思考。

另外,真正的認同是個文化概念,他不可能建立在仇恨上。在華光有個被槍斃的叫做羅福星,它的歷史意義有沒有被留下來,是民主重大的考驗。你要怎麼把切割開的東西合併起來,是現在的考驗。民主要建立起來,要去面對過去不想看的歷史,這些東西都屬於文化建設。另外,愛沙尼亞一直有想要獨立的夢,他們靠一首我是愛沙尼亞人留下這樣的文化認同,雖然是禁歌,但變成他們民族認同非常重要的東西,他們曾經十萬人一起合唱我是愛沙尼亞人,這是歌唱革命,你就知道文化認同有多重要。

像中國,黃河長江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認同。台灣有嗎?濁水溪?5566?台灣有文化上的Icon嗎?島的形狀嗎?番薯嗎?我意思說,台灣應該有個這樣的東西,應該有個歌曲、景點,或是傳說。年輕人要去找到這個東西,不然你文化的根在哪裡?我們做老師的就會挑戰同學,所以我要你們找去你們文化的根在哪裡?你台灣的東西一定要跟荷蘭日本國民黨有區隔的嘛!有人可以切割他們找尋台灣的文化ICON嗎?這就是我講的太陽花的部分。

這不是靠衝撞靠情緒上的東西可以得來的。所以學運後,對台灣的文化認同、價值精神非常重要,好好建立厚實的文化基礎來。以今天的台灣來看,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民主?所以我今天這個題目其實是騙你們過來的。其實沒有人知道,什麼是民主;又有人能可以說得很清楚呢?我們江宜樺覺得他的民主可以說了算,但沒有人真正知道;而我們卻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什麼是不民主。我覺得我們接下來應該去看台灣有什麼是不民主的東西,一個個把他幹掉;我們不能知道我們想要什麼,對於民主的藍圖是什麼,但我們只有結束掉不民主的東西,才可以慢慢接近民主的架構,反正不管你們同意不同意我就這樣解釋。

我自己覺得台灣社會有很多東西我們需要解決掉,第一個就媒體,現在媒體濫到光輝燦爛的時候,爛得不可思議,當然我不是說在場的媒體,但你們應該都知道我說的是誰。其實我不是說單一的媒體,記者的素養也很重要,像我常常被問說你想不想回家?這不廢話?誰不想回家?為什麼你要問我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所以提高素養是很重要的,我們要思考如何改變媒體? 當然現在依靠網路就是很好的東西,向攻進立法院用兩個拖鞋就架起網路直播。

第二個問題是公民社會的問題。
這次太陽花學運給我們的鼓舞是民主社會的成長。一般我們對民主社會的認知是應該民主度變好,但從2000年選舉後我們的民主卻慢慢變不好,大家慢慢不想參與。典型的公民社會應該要對社會很積極的參與,但現在我們看不到社會的參與,這次之後,我們要讓公民社會蓬勃發展,不要讓它萎縮。

第三個是轉型正義的問題。大家對他的認知,可能需要再深化,他絕對不是個人抱負的問題。

假如一個政府做了那麼多恐怖的事情卻不負責任,那他以後做的壞事也不會負責,我們應該要是負責制。所以轉型正義,基本上要建立的是倫理;另外我們要知道的事,他不能靠個人的抱負完成,需要很多團體來幫忙,需要法律來解決,所以轉型正義做得好不好,也可以鋪墊台灣的法政,它不僅僅是用來解決問題而已。像228馬英九出來道歉,又不是他打的;是那些加害人應該出來道歉,到今天沒有人出來,台灣是厚道的社會,但厚道的社會是不會發展民主,大家很容易就用人情處理社會問題;你看美國,看他們很理性、冷血,但那才是靠得住的民主啊!

第四,是法律問題。當法律後面的問題如果變成人治,以後是沒有民主的。就算其他人做得再壞,不同法官判了不同的判刑至少也要出來給個解釋,有人被他們毀了一輩子,也沒有人出來道歉啊。

第五就是藍綠對立。雖然因學運有減輕,但他仍然存在。對台北很多選民來說,藍綠是超越能力超越是非的。藍綠真的需要解決,而那個希望在你們身上,不要再只有藍綠的顏色,如果你怕被抹藍抹綠,那是你們的考驗,所以雖然王炳忠是藍的,我們要給他肯定,雖然我們對他很苛刻。大家不要怕,我們要有這樣的勇氣,要把這樣的標籤抹掉。

第六,就是認同的問題。文化的認同到底在哪裡?你的根到底在哪裡?我認為台灣下一代就是要找自己的認同。歐洲最近將愛國主義建立在憲政基礎上,有時候國家的認同一定要建立在血緣和土地上,我們大家一定要思考,台灣接下來到底要以什麼來做我們的根?從台灣2000年轉型以來,雖然我們對台灣不滿,但不要對政治灰心,不要對民主失去信心,我們要會區分,世界上有民主、有民主轉型;一個是靜態的,一個則是運動。

近年台灣的問題,是民主轉型的問題,不是民主的問題。
所以,大家不要動不動覺得民主不好,其實對台灣最大的考驗不是民主,而是遇到飢荒、水災時,那時候我們很容易就允許威權。為了預防那樣的狀況,我們一定要會區分這兩者的差別,把民主轉型的過程做得更好。另外,我們也不能把民主烏托邦化,即使我們要的烏托邦的民主,他也不能幫我們解決掉所有問題;這也代表說你們可能要背著那些問題,因為民主不可能解決任何事。

所以中國要發展很快,因為就是團結人力大;而台灣的發展,你願不願意承擔那個代價?不要說我們都民主,為什麼我們跟不上四小龍?你選擇民主,那你就需要付出代價,經濟就是不會那麼快,你就是要接受中國錢那麼多來台灣。所以我覺得很重要,不要把民主烏托邦化。還有,我們要知道民主的長處,民主也不是要最終解決問題,而是要防止問題,他不是中間的一個點,對於追逐民主來說,最重要的是過程;所以我們無法規畫藍圖,但保持政治參與是非常重要的。

台灣已進入到後現代,對一個走過基本現代化發展的可能,叫做政治性死亡,就是已經民主轉型有一定程度,很多制度也都出來。假如我們在威權下,我們每天都要想怎麼對抗?而如果發展好,我們不需思考,我在美國都不知道什麼是國家,我只要守法就好;在那樣的民主國家,就是有那樣的生活,在那樣的方式下,我們可能腦萎縮,我們不用去想。我們慢慢失去思考和衝撞的能力,所以各個發展有其限制。像因為學運,很多人開始又回頭來關心,不然政治議題在七八年前,大學沒有那麼多人來聽的,要防止政治性死亡最根本的就是回到參與商量,我給各位建議就是


  1. 具備批判性。這非常重要,尤其是進入大學,這本來就是大學的根。而進入社會,社會教你服從;所以大學辛辛苦苦教你反抗,但進入社會卻完全被抹滅,你們要注意,要一直保持思考、批判性。如果你想當知識份子,基本的能力就是要能批判,如果你到了社會上只會說政府的好話,你就去當李佳霏啊!本來一個知識分子,就要自覺的不要成為國家機器,要不斷的替國家挑毛病。批判本身就是最好的建設,不找出問題怎麼解決問題?這還是我剛講的順序問題。
  2. 要去改造這個社會,一定要有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
    如果我們從功利角度,你就不要參與社會運動。其實很多理想主義是失敗的,但如果失敗我們就退出,那這才是真正的失敗。我們知道很多事情做不到但仍去做,一定是各位要一直去做的。過去我看到學生社團說我們辦的活動沒有人參加,那就是他們心理素質不夠。向林飛帆、陳為廷過去辦的活動,可憐兮兮的不到五十人。到底誰是台灣人?我一個大陸人都過去了。如果那時候他們就放棄的話,也沒有今天的格局。所以知道不可能仍然去做,是非常重要的。西方的貴族精神就有點像這樣,我是貴族我就是要做些一般人做不到的事。要在這個社會留一些似乎很不現實的東西,那些對社會很寶貴,就是知其不可為的精神
  3. 參與。什麼對社會最重要,就是行動。很多人問我說我理想中的民主是什麼?我心就想,你就先把天安門廣場炸了再說。沒有ACTION這些都是假的,民主就是要從中不斷嘗試去行動,這才是民主啊!你就先找個模式去做,這對民主參與的非常重要的。2008大選時我被逆風行腳感動,就是一群屏東的大學生,一路走到台北,那很累啊,所以我不能參加,我只有從板橋到台北。那次讓我非常感動的是那跟太陽花非常不一樣,當你們在跑夜店的時候他們在政治參與,就是有那些一百多個學生去逆風行腳,去黑暗中尋找光明,那樣的精神是很感動的。

我們政治參與就是因為我們對社會要有個交代,所以學運後我要叫大家不要停止政治參與。我認為最大的參與就是街頭運動,那也是你們能做的事情。難不成你們能跟張慶忠一起開會嗎?你願意嗎?不覺得有點噁心嗎?或是去行政院跟江宜樺拍個肩。對於學生來說既有權力的東西,作為在校大學生你就是碰不到,剩下的就是街頭啊!要是在教室,那怎麼上課啊!?所以政治參與,當然就是在街頭。

作為代議制度的補齊,能做的就是街頭示威。

所以在我對民主的認識中,我們要好好保護人民示威遊行的街頭運動,這種運動不可能完全守秩序,除非白色正義聯盟還是護家聯盟嘛!當有一些衝撞時,我們怎麼看待這些運動也是很重要,也許對社會秩序產生傷害,但更要看其背後的精神;所以青年學生的參與是很重要。

我話說了這麼多來做個總結,當我們面對現實時是很難改變他,你說服一個人可能很難,又何況是政府?更別提是地方政府?當改變不了別人,我們能做的只有改變自己。當大家認為改變不了兩手一攤時,我們的歷史可能就只能這樣。但另一種人認為現實不應當如此,我要請各位思考,你們要做哪一種人?



Q1:我是比較悲觀的人,我想請問這兩年後萬一,真得萬一選舉都沒有了,那要怎麼辦?

A1.如果連台灣的選舉都沒了時候怎麼辦?我認為現在台灣的民主都是要解決政治,那對中國來講完全沒有民主,就只有改良。如果連選舉都沒有你要怎麼辦?你會完全崩潰?那怎麼辦?我會給你送點物資過去。當然我們也知道以馬總統的膽識還不敢走到這一步,你不用擔心崩潰。



Q2:老師對於課綱微調有什麼看法?

A2.我覺得世界上教育有兩種一是體制內灌輸給你的那種,就你說的課綱微調。但如果真的那樣,就沒有前途。基本上你到了大學,要做的應該是讀課外書,是自我教育。像以色列就很會做這種灌輸,過去台灣也常常有這種灌輸,但我們不能指望課綱不改,你們要靠自己不能全靠別人,你可以去綠島看看監獄,去景美看看監獄。課綱怎麼調,你還是可以去看啊!有很多具體的行為,去走訪受難者,去看那些事情發生的景點,那是你們的自我教育。不要全部推給政府,我們現在越來越不需要政府,這也是好的。不靠課綱,你要怎麼建立你的歷史記憶,去建立個人的主體?這是非常重要的。



Q3:我想請問,我覺得在學校好像被當家畜一樣,那我們知道自己不是家畜,但在跟一群家畜的環境之下,我們能做些什麼?

A3. 其實這個問題跟剛剛的問題有點類似。即使你深處在一個把你當成家畜的地方,你也許還是要抵抗校方,但你還是要做些其他事。你不用把所有是拿來抵抗學校,我後來發現所有的社運都是從讀書小組開始的。那什麼黑島青也是啊!魏揚、陳為廷也是讀書小組的,他們翹課我還很生氣!讀書仍然是必要的,你不必沒事都看著學校。



Q4: 就歷史發展,我覺得台灣背後與中國因素其實是有真正的關係,所以現在對中國方面是非常好奇的,那從中國25年前王丹老師領導的六四運動到25年後的今天,在中國民間他們對抗威權是不是更強烈了?如果是更強烈的話,那您認為在生活方面造成什麼時代上的意義?如果是更弱的話,那您覺得中國人有什麼樣的挑戰與威脅?

A4.六四我們這一代的學生對政權的衝撞是非常大的,這個程度的衝撞是在現今中國看不到的。我不賴這些學生,你們要有點同理心,如果你生活在那個社會,你還敢太陽花嗎?大腸花嗎?但換個角度,中國學生別地方的反抗也是非常重要的,他不是靠體制,而是靠審美的角度。現在是網路的社會,他們會去看,他們看毛澤東的東西也會覺得很醜,他們知道這不是現代化的東西。所以他們那種,我覺得至少對政權是不認同的。
我們那次89年對政府的對抗在前期是跟政府合作的,我們是上街跟他們表示訴求,但現在不可能,他們不把前途寄託在政府身上,這我覺得是進步的。你可以看到近幾年的運動,都是90後的,他們一生下來就是網路時代,洗腦很難在他們身上進行,我們不要上中天、政府的道。我們看到的都是政治的層面,但中國很重要的是社會層面,他們倆不是一體的,很多人從不同的角度是希望這社會更美一點、更文明一些,他們不會說民主,但希望有不同的方式看中國,我認為這是進步的。



Q5: 國民黨不倒,台灣會倒,那我認為中共不倒台灣也會倒;我們要怎麼去分化中國人的思想?讓他們內部造成分裂?

A5.你去幹好嗎?你到底有沒有這個辦法麻你說!我覺得現在很難去說服中國人不要共產黨,沒有他們誰來統治?難道我嗎?今天在中國某一個問題是共產黨,但另一個問題也是人民的問題,很多人對中共不滿,但他們沒有力量,雖然很討厭共產黨,但覺得沒有他們可能更糟糕,所以要如何改變他們的想法才是關鍵。對中國來說最重要的是中國人的覺醒和成長,90後的力量,他們需要成長,讓人民相信沒有共產黨中國還是好的,不然,共產黨沒有那麼容易倒。



Q6:1.老師有提到四個方式,那請問老師在社會中這四個東西要如何去做選擇?
2.老師剛剛有提到我們在大學裡我們學的是批判,但在社會裡學的是服從,那我們要如何做一個過渡性適應,甚至如何去改變社會只要求我們服從?

A6. 我覺得對一個社會通常有四種東西是我們需要去反對。
一是政治上,二是經濟上,國內強權、國內資本;國外強權、國際資本,我們要反對這四個。你不能全部打破,只能一個一個,首先順序應該是國內問題,推翻國內強權,強化民主,再來是資本家,我就不說誰了,民主不能當飯吃的那位。其實你知道,這兩者是勾結在一起的,第一步先解決威權第二是資本,第三你還有能力你心懷宇宙的話就是國際強權啊!你可以看看美國、中國的發展。接下來你說怎麼到學校,你可以不當乖乖牌啊,但最重要的是獨立思考,還有閱讀。閱讀的重要性不僅僅在於拿到知識,而是它是一個人在做的事情,我們人進了這個社會是被龐大的力量拉進,但我們要從體制抽離出來才能保持批判,村上春樹就說旅行是好的方法;那如果你沒錢,可以買買我的書啊!或是些經典的書啊,它讓你有時間是面對自己,把你和社會抽離,所以我的建議就是保持閱讀習慣,我們有句話:閱讀才是對獨裁最好的反抗。這就是集權要你不要做的,他就是要你不要思考。



Q7: 對於冷漠的人,我們能有什麼實際作為改變他們?

A7.其實這個跟剛剛講的問題有點類似。你喚醒別人是很難的事,例如你說現在我們去立法院,一定很多人不理你。我覺得人要成熟就是要知道很多事我們做不到;能做的只有示範,教育就是示範啊!

我們要知道我們有很大的目的,我們要去參與社會去參與社會的變化,這是公民要對自己負責的,那即使別人都不參加,你自己對自己負責了。像過去的公民運動,都那麼少人,如果他們那時候因為都沒人而放棄,那不會有現在。我認為一個運動要成功,就是要有示範,有很多人覺得你做的事情可能是對的,但他不一定會採取行動,大部分都搭順風車,我的建議是你根本就不要管,那怕就是你一個人,只要你堅持做下去一定會有效果,沒有效果再來找我,但那時候我可能在美國。



Q8.對於華人來說,你覺得台灣人是華人嗎?還有新疆西藏的問題老師怎麼看?另外,想
請問老師支不支持台獨?

A8.講的都是這麼敏感的問題!這問題你想想我哪場演講不會遇到?讓台灣人接受中國人可能有點困難,但華人可能比較好接受,至少我個人意見認為是可以的。我們要提出一個概念是要讓更多人能接受的;那至於獨立不獨立,你先獨立我再來告訴你我支持不支持。不能還沒獨立要我先表態,就現在這個國家來看,獨立是有困難的,當然統一也是。對統獨來說,不是別人支不支持,是你們自己的問題。你們五百萬人都覺得不要統一,那有十億人都打不過你們,因為你們眾志成城。今天問題是,你們有一半是藍的。而新疆的問題則是另一個問題,他不是跟台灣一樣的問題,西藏新疆跟中國是綁在一起,所以至少我認為獨立不是他們現階段的目的,而是中共不尊重他們的文化,不讓達賴喇嘛回來,換句話說,新的政權願意尊重,給他們公投,那可能不一樣,所以問題跟台灣是不一樣的。



Q9.1.中國最近有權貴資本主義這個詞,在台灣也有各大財團不管是跟媒體還是政治結合,加強了它的統治政權,所以我們要如何去突破資本主義在政治上的不平均及造成的世代不正義?
2.針對青年人告示:「我是暴民」等等諸如此類,這些可能是跟以儒家文化為本的教育方式出了問題,在傳統上認為儒家文化是支持統治者政權並且強調長幼有序、尊卑有序,此方面思想會在資源上造成我們認為長輩應該擁有更多資源,而造成更大的世代不正義,請問老師對於這樣儒家思想的影響看法是什麼?

A9.做為一個長輩我當然還是希望對長輩要有禮貌一點。我們現在確實面對大財團的壓力,我們在台灣也看到,而他們的範圍影響是多麼廣。現在資本主義的生命線是消費,所以我們要從這個方面入手,但你看中時,老闆太有錢了,消費抵抗可能沒什麼用。過去我們也發起過啊,像唐湘龍、董智森,出現我就關電視,那大家都這樣的話,電視台可能就不再發他們了,這就是消費抵制運動,因為現在他們只看錢。你不一定要吃仙貝啊,那麼難吃。
第二個坦白說我不覺得儒家文化十惡不赦,他牽扯很大的層面,而台灣是非常早就對中小學講儒家文化的東西,這非常怪。因為儒家是博大精深,他教你怎麼老謀深算、巧言令色,我們從幼兒園開始教小孩這些事嗎?這些是挺好,但應該從中年來,像我,例如不要看到蔡衍明就生氣。我覺得不該這麼年輕就教不要這樣不要那樣,應該讓年輕人多思考多批判。



Q10: 我們參與學運很容易被誤會成綠的,是有陰謀論的,那這樣要怎麼辦?

A10.為什麼政府把你當成陰謀論你就不能再發展了呢?所以你是不是還是聽政府的話?為什麼一般民眾說你你就不做了呢?所以你是不是聽人民的話?你應該聽自己的話啊!



Q11.最近台灣公民運動這麼多,讓中國當局開始意識到臺灣社會的改變,所以他們的統戰策略也開始改變,中共最近是採比較軟化、柔和的方式漸漸滲透人民的領域,依王老師對中共的了解,可能發展成什麼樣的局面?

A11.其實不用我了解國台辦自己不是講了嗎?他們都說往後要跟台灣年輕人來交流。所以以後他們可能不用你們花錢,讓你們去中國,他們一定會花時間了解你們,讓你們看祖國美好的山河,希望消滅你們對中國的敵意。那你們要怎麼面對,是你們的問題。

但最該警惕的是,這個社會不斷灌輸你:這件事情不可能做,改變不了的。

我覺得這是社會惰性的根源,毫無意義的一件事,說一件事有困難,誰不知道有困難?說了我就給他當掉。但社會中卻反覆瀰漫這些話,我覺得我們一定要克服,我們這時代充滿了很多問題,唯有我們自己奮勇向前,成為答案。

感謝PublicIssue版 guaroro授權

更多逐字稿:2014 逐字稿搜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