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國朝紀聞》五行志,妖異

本文得PTT作者 Lorenzia (爆走金魚) 同意後轉載




馬皇四年,春三月。

都城士林坊中,嘗有王氏一族聚居,六代相承、子孝孫賢,人甚稱之。

時有豪商樂某,假都更之名,實行無償得地、高價賣房之實,坊民不查,遂多售其地。

王氏一族以祖宗為念,不忍擅離,曰:「吾族六代生長於此,豈能以金銀易地、遷祖宗?雖現銀億萬,亦不換也。」豪商百般利誘不能改王氏之心,然地雖未定、屋已售罄,遂報飛書館曰:「王氏貪得無厭,張口數億之鉅,想某清白商號豈有這等財富?實欲使某等並坊民百人流離失所也。」又以都更法威逼,迫其族遷離。

京兆尹郝公,前中書令郝某之子,將門世家,有晉惠帝之風,與今上同以飛書為耳目。得豪商之狀,乃云:「此等刁民,自當整肅以為效尤,豈不云天朝開國太祖皇帝聖訓曰『為人民服務』?某小邦之臣,自當以太祖皇帝聖訓為念、以天朝成法為例,上效北京、下不負我皇也。」時有太學生聞聽此事,糾眾保衛王宅,又有非死不可眾、批踢踢鄉民等,串連一氣,欲與官軍抗衡。郝公聞知,涕曰:「哀哀百姓,奈何心向刁民乎?此乃得模克拉西之多數決原則也,吾國百姓當知之,某無懼千秋萬世後為人唾罵,罷也,雖千萬人吾往矣。」

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乃發左右金吾衛軍六百之眾,攻入士林坊中。

此後諸事,余不忍言,余幼年嘗於飛書中閱得巨惡陳進興事,其殺人之眾、手段之兇,亦未有六百官軍圍勦之事,今見金吾衛軍攻民宅二戶,始悟吾國之寇讎者,竟為良民。

西曆1949年渡海立國之自由華夏,至此亡矣,昨日之天朝、遂成明日之吾國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